电视相亲节目正回热 孟菲:男选女不易被接受:亿万先生

编辑:凯恩/2018-12-20 11:36

  去年6月,相亲节目整风席卷整个电视圈,当时都以为相亲节目的日子不好过了;近一年之后,少了拜金女、宝马女和毒舌女的相亲节目非但没有走下坡路,反而数量上有上升的趋势,一度窘困的相亲节目为何能再度回春?信息时报记者深入探访各相亲节目的制作,梳理出它们的求变之道。

  萧公子是个步入而立之年的新扎奶爸,作息正常,没有不良嗜好,可每周六日晚的九点十分,他已经会准时向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报到,不光自己乐,还会实时在网上跟好友分享对节目上男女嘉宾的看法。章小妹是个二十出头的在校大学生,除了学业就是聊八卦,周二晚上湖南卫视的《我们约会吧》,好比是她读了一年的选修课,电视里一个个留着偶像发型、长相花样的大男孩,总是女生宿舍之间的三不五时的话题。朵拉是个离剩女越来越近的办公室白骨精,一星期总有两天不加班的日子,她就摊在床上抱着零食看浙江卫视的《爱情连连看》,还动过一丝念头幻想哪天自己也站上台,成为50美女团之一。

  都以为,自去年六月遭遇整改令之后,相亲节目就没啥好看了,但是没了拜金女、宝马女、毒舌女之后的相亲节目非但没有销声匿迹,反而数量上有上升的趋势。一方面各地方电视台都加紧上马,男男女女往台上一站,拉来一拨现场观众尽情侃,如吉林电视台和广州电视台的同名相亲节目《全城热恋》;另一方面,已有相亲节目的台也不闲着,为了巩固自家相亲节目的势力,赶紧生个弟弟妹妹,争取一网打尽老中青三代观众,如湖南卫视的《称心如意》和浙江卫视的《婚姻保卫战》。更有肯砸钱的广东电视台,花七位数高价购买荷兰相亲真人秀《Dating in the dark》(《黑暗约会》)节目版权,亿万先生,并将其更名为《完美暗恋》,下月18日在广东卫视与观众见面。

  套用孟非接受信息时报专访时的一句话,“我了解到的数据是,《非诚勿扰》依然是全国收视最高的相亲交友类节目。”那些以为相亲节目没搞头的人,殊不知数以千计的电视工作者,日以继夜绞尽脑汁要把这些一度窘困的相亲节目拉近第二春。江苏卫视、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合共5档婚恋节目,占据了相亲节目的大半壁江山,拥有数以千万计算的家庭观众,让没来得及喝上头啖汤的电视台看得眼馋。

  当然,经历了一年多的“成长期”的相亲类节目,节目差异化已成为竞争的主题,不可避免发生基因变异。信息时报记者深入探访相亲节目的制作,采访《非诚勿扰》、《我们约会吧》、《婚姻保卫战》、《完美暗恋》、《全城热恋》的主持人或制作团队,以及渴望通过节目找到另一半的相亲达人们,理清这些节目的变异经过,以及相亲现象背后的角力。

  去年的这个时候,《非诚勿扰》、《我们约会吧》、《为爱向前冲》这三档节目平分秋色,相亲节目成三国鼎立,街头巷尾、论坛贴吧无一例外都在讨论节目上嘉宾的各种精彩言辞,日渐低迷的电视圈顿时空前绝后的热闹。6月之后,这股热潮气温骤降,三家卫视开始冷静思索前路该怎么走,选择坚守的《非诚勿扰》及《我们约会吧》,面对主力队员 话题女嘉宾离场之后,被迫要另觅出路,留住观众的心。在《我们约会吧》的团队忙着求变创新时,《非诚勿扰》思考的是如何不变应万变。时至今日,主持人孟非回头看,还是赞同当初的决定。他说:“我了解到的数据是,《非诚勿扰》依然是全国收视最高的相亲交友类节目。一个节目如果有很多人都爱看,说明这个形式挺不错,就没有必要为了改变而改变。”

  虽说结构上没有大变动,但是节目组在细节上确是花了不少心思,连竞争对手别家电视台都留意到了《非诚勿扰》的新尝试 开设各类专场。孟非说:“陆续推出外来务工专场、教师节专场、男嘉宾返场特辑等,今年将开设海外专场,目前正在筹备的澳大利亚专场为《非诚勿扰》海外专场第一站,目前嘉宾报名工作正在进行,最快将在7月跟观众见面。”孟非透露,去年“众里寻他千百度”和最近的“520微姻缘腾讯专场”反响都非常好,还让观众对单个行业和特定领域的人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当然,加拿大28算法,孟非与乐嘉的合作方式、风格都没有、也不需要发生转变。两人黑白脸的轮唱,及时而争锋时而相惜的互动,就像两人光亮的脑门一样,成为观众心中的“标志建筑”。

  信息时报:之前大家爱看《非诚勿扰》,觉得是因为嘉宾的个性表达看得很过瘾,你认为现在能留住观众的看点在哪?

  孟非:我觉得应该是真实和感动,每一个嘉宾都有自己追求幸福追求爱的原因和理由,观众在节目里可以看到很多关于爱情的人生故事,很多具有相似经历的观众形成共鸣,而即便没有类似经历的观众,也会感同身受。

  孟非:节目组之前讨论过,觉得男选女的形式不符合一般人的接受习惯,而且如果一群男嘉宾围着一个女嘉宾问这问那,对女嘉宾会造成太大的压力,男嘉宾也会于心不忍吧。

  信息时报:眼下相亲节目可以说是遍地开花,你们制作团队是时常留意对手情况呢?还是只专注于自己节目?

  孟非:《非诚勿扰》定位于生活服务类的节目类型,旨在单身男女相亲邂逅的平台,只要大家对爱的追求一直不变,我觉得就需要相亲交友节目给更多观众提供服务。

  正当《非诚勿扰》忙着弄专场的时候,湖南卫视的《我们约会吧》也想到了这一点,不仅有农民工专场,平面媒体专场,北漂一族专场,还找来广东电视台主持人“大小Ann”双胞胎姐妹,参加电子媒体专场,算是实现媒体的强强联合。除了专场,《我们约会吧》还发展出“主题季”,每一季度中站台的男女嘉宾几乎都是固定班底,如果有牵手成功的就再换上新人,这就让观众有充分的时间熟悉站台嘉宾,时间一长,看相亲就变成了看电视剧,男的俊女的美,观众们不约而同开始为这些日渐熟悉的剩男剩女们忧心,不知不觉中更加投入在节目里。

  不过,不论是湖南卫视还是一度退出战局的浙江卫视,都发现整改过后,相亲节目重新洗牌的道理,看清是考验也是机遇之后,电视台就不满足于眼前的局面,两家电视台都不约而同想到了相亲节目细分的问题,将观众群做一个区分,为原本家中独苗的相亲节目,增添多一个“弟妹”,好壮大自家的声势,达到肥水不留外人田,宁可把收视分给自己人,也不要便宜了别家。湖南卫视《我们约会吧》和《称心如意》的制作团队,就是同一批人,制片人刘蕾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今年3月推出《称心如意》之前,他们做了严谨的规划,“我们把《约会》定位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就像是个盛大的交友派对,要的就是轻松的气氛。但是《称心如意》我们希望是25岁以上的适婚男女,感觉更接近相亲,带上妈妈一起上节目就是有相亲的感觉”。

  同一时间,浙江卫视则是并蒂生出《爱情连连看》及《婚姻保卫战》这对龙凤胎,和湖南卫视的思路相同,前者视《我们约会吧》及《非诚勿扰》为竞争对手,走年轻人交友的轻松路线;后者主要针对曾经离异或遭遇情感伤痛的适婚或大龄男女,主打情感疗伤,帮助受伤女性走出伤痛。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周冬梅表示,从收视人群能够直接反映出两个节目的区分,“中老年观众占了《婚姻保卫战》的大半收视,其实原本这个节目是想做成80后夫妻秀幸福的,不过后来我们发现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所以想出做一档疗伤节目,让适婚或已婚男女学习婚姻中的相处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