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领袖们的八卦秘闻:斯大林为何骂妻子是母狗

编辑:凯恩/2018-10-17 12:44

  列宁在1924年逝世后,克鲁普斯卡娅一度按照他的遗嘱,支持以托洛茨基为首的左翼反对派,想要把粗暴的总书记斯大林搞下台。斯大林威胁她说:如果你不支持我,我会让党宣布,说你不是列宁的妻子。党是什么奇迹都能创造出来的,不是吗?所以克鲁普斯卡娅妥协了。

  前不久才听说马克思是有私生子的,这事没有旁证,就不说了。不过,列宁与他的妻子克鲁普斯卡娅之间并无爱情,这是苏共很多人都知道的。他们只有革命同志的友谊。当然,可能是纯洁的友谊,但对于夫妻来说,总有总怪怪的。事实上,列宁爱的是一个叫印涅萨的气质女人,一个有夫之妇。以至于1922年她死的时候,据克鲁普斯卡娅说,列宁实际上也已经死了。

  以前的革命者虽然也遭受了巨大的肉体痛苦,但他们也能得到道义支持。而托洛茨基由于超越了他所处的时代,就注定了其抗争的悲剧性,就像他的前辈闵采尔以及后来者毛泽东所处的境遇一样。

  托洛茨基被送到医院,护士给他理发,他还记得昨天娜塔莎想请理发师给他理发,结果没来。此时他向妻子眨眨眼幽默地说:”你瞧,理发师不是来了吗!”为了进行手术,护士们开始替他脱衣服,当准备脱最后一件外衣时,他很严肃地对娜塔莎说:”我不要她们脱,我要你替我脱。”当脱下衣服后,她弯下身子吻他的嘴唇,他们一次又一次接吻,这是他们的最后告别。

  至于斯大林,我们不知道他是否也有爱,但愿没有。因为被他爱上可不是愉快的事情。众所周知,他的第二任妻子是自杀的。根据布哈林妻子拉林娜的叙述,在1932年11月8日晚上的宴会,斯大林当着妻子的面向一个女演员大献殷勤,她保持沉默,也不吃东西。斯大林命令她说:“喝吧,母狗!”并且把一些桔子皮扔到她身上,并且说了一些粗鲁的话。当晚她就自杀了。

  列宁和托洛茨基,一个死得早,一个给逐出教门,所以也避免了斯大林留下的千古骂名。但是,即使换了他们两位,也改变不了历史的铁的逻辑,至多是使这一进程进行得较为温和罢了。

  三位领导人都有一个特点:他们都是钢铁造成的人。虽然如此,还是有一点区别的。斯大林这个名字的含义,就是“钢铁般的人”。他杀起自己的战友来,的确是眼睛都不眨的。新的解密文件也证明了,是斯大林下令枪毙沙皇全家的。但是,在前线传来德国大举进攻,苏军溃败的消息后,这位钢铁统帅却惊惊慌失惜,躲了好几天。像所有的暴君一样,斯大林极其害怕他人阴谋杀害自己。在晚年,为了避免别人的饭菜中下毒,他甚至自己做饭。

  托洛茨基没有像斯大林那样深刻地理凤凰彩票(fh03.cc)解这一历史进程,所以他最后败下阵来。先是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然后又被驱逐出祖国,过着颠倍流离的侨居生活。他的两个儿子都被格勃乌特务杀害,他本人也死于特务之手。

  今天说的是前苏联的三位革命领袖:列宁、托洛茨基和斯大林的八卦事。

  早在1937年的大审判中,托洛茨基就被斯大林缺席判处死刑,在1940年8月20日,这一判决终于被执行了,托洛茨基被格勃乌特务击伤脑部,他意识到自己生命垂危,也许是害怕在袒露胸襟之前死去,他忽然说:”娜塔莎,我爱你!”而且说得那么庄重,那么严肃,但很微弱。

  俄国国有制资本的原始积累,与彼得一世、叶卡捷琳娜二世、亚历山大二世的改革以及俄国在东方的整个殖民主义政策紧密相连。俄国资本原始积累过程的结束阶段正好与社会革命本身同步。剥夺土地占有者始终是这一过程的基础。俄国1917年革命的目标,是反对完全衰老的亚洲封建主义,同时反对业已发展起来的私有制资本主义。它的使命是为农民同生产资料彻底分离和在国有制统治基础上建立社会化生产创造条件,如果我们不理解革命的这一特殊性,就不能理解革命的进程和及其后果,就不能理解它客观上可能成为而且已经成为导致确立国家资本主义的革命。

  单从这一点说,托洛茨基是值得钦佩的。许多人评价托洛茨基说:“托洛茨基具有高度的自制力,遇事不惊,沉着冷静,经得起挫折和失败。”

  先肯定一个前提,领袖也是人,人所有具有的一切,包括欲望、妒忌、怨恨、愤怒,他们也无不具有。对此,你可以说:我不喜欢这样;但不必说:这样是不对的。因为,难道你就没有这样做过?

  所以我们能够理解,为什么经过十月革命的老布尔什维克,竟如此轻易地被斯大林击败,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斯大林确实是取得了历史的授权书的。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布哈林都向斯大林屈服了(布哈林临死前给斯大林写信道:“我开始对你产生了像对伊里奇那样的感情…”“我想对您说,我愿意在思想上毫凤凰娱乐(fh03.cc)无保留地和毫不动摇地完成您的任何要求。”),但托洛茨基从来没有停止斗争,直到特务将他杀害,使他的鲜血和脑浆洒在他正在撰写的《斯大林评传》上。

  言归正传。领袖的风流史,苏联的官方史家照例是装作看不到的。可惜总会有一些轶事流传下来。

  流亡异国的托洛茨基也少不了风流佚事,不过他与妻子娜塔莎的爱情却颇为感人。他在日记中不止一次以欣赏赞美的语气描写了娜塔莎的高贵气质。当然喽,也不乏肉麻的词句,比如说“我是你的一条老狗”之类。

  比起这些来,他在精神上的痛苦要大十倍。他坚守传统马克思列宁主义,勇敢地揭露了斯大林及其官僚统治的真面目,但是他的遭遇就就阿波罗所惩罚的女预言家那样,谁也不相信他,他是作为叛徒、杀人犯、英美法德诸国的间谍死去的。

  至于列宁,该出手的时候他也不会手软的。举个例子,1935年,托洛茨基通过廖瓦把部分文件卖给了在阿姆斯特丹的国际社会主义历史研究所。这些文件是1917-1922年的通信的影印件。廖瓦写信告诉托洛茨基说,他把列宁的三封电文抽掉了。下面是这三封电文的一些内容:(1)“可以用贿赂的手段,也可以用恐吓的方法。”(2)“如果他们纵火,就把他们全部处死。”(3)1919年6月8日列宁写给斯克良斯基的谈到耶夫斯克的电报全文:“请以我的名义给梅尔尼昌斯基,告诉他,犹豫不决,对旷工行为不执行处决是可耻的。”我不想评论列宁这样做是不是太过火,因为革命本身就是历史的过火行为。真正的革命者不应该掩饰这一事实。